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

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、新洁尔灭、十六十八叔胺、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、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、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、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、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
详细企业介绍
十二叔胺、十二十四叔胺、十四叔胺、十六叔胺、十六十八叔胺、十八十六叔胺、十八叔胺、二甲基乙酰胺、邻苯二甲酸二甲酯、邻苯二甲酸二乙酯、三醋酸甘油酯、新洁尔灭、洁尔灭、工业洁尔灭、1227杀菌剂、杀菌灭藻剂1427、十二烷基。
  • 行业:有机化学原料
  • 地址:上海市交通路4711号李子园大厦1603-1605
  • 电话:021-52799111
  • 传真:021-5279****
  • 联系人:盛大庆
公告
企业博客-聚合企业员工、客户、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;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;展示企业形象,传播企业品牌、文化理念;开展网上营销,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。
站内搜索

老百姓高手坛49979

问卷调查:大众对数字人民币知多少 会有多大接受度

  发布于 2021-07-30   阅读()  

  随着深圳、苏州等地数万人参与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,有关数字人民币的讨论热度也持续升温。当专家学者对数字人民币侃侃而谈,不断拓宽想象边界时,或许存在一个疑问:作为普通百姓,究竟对数字人民币了解多少?他们是如何看待数字人民币的?

  为了进一步了解普通大众对数字人民币的感知以及接受情况,澎湃新闻设计了相关问卷并通过互联网渠道发放,共回收有效问卷526份,其中女性占55.89%,男性占44.11%。

  从这526份问卷中,我们或许能管中窥豹,描摹出普通大众对数字人民币的大致认知。

  按照央行数研所所长穆长春给出的定义,数字人民币(DC/EP)指的是由人民银行发行的数字形式的法定货币,由指定运营机构(编注:目前是六大国有银行)参与运营并向公众兑换,以广义账户体系为基础,支持银行账户松耦合功能,与纸钞和硬币等价,具有价值特征和法偿性,支持可控匿名。

  问卷数据显示,51.52%的被调查者选择了数字人民币是“数字化的现金,有一定匿名性”,这与官方定义一致,29.85%的被调查者认为数字人民币是“另一个形式的支付宝、微信支付”,还有17.87%的被调查者并不知道数字人民币是什么。

  穆长春曾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表示,微信、支付宝和数字人民币不在一个维度上,微信和支付宝是金融基础设施、是钱包,而数字人民币是支付工具,是钱包的内容。电子支付场景下,微信和支付宝的钱包里装的是商业银行存款货币,数字人民币发行后,大家仍然可以用微信、支付宝进行支付 ,只不过钱包里装的内容增加了央行货币。同时,腾讯、蚂蚁各自的商业银行也属于运营机构,所以和数字人民币并不存在竞争关系。

  而从目前试点情况来看,指定机构暂时只有国有六大行,即用户可以选择六大行提供的数字人民币钱包,并由其提供兑出兑回数字人民币的服务。

  在526份问卷里,选择“数字化的现金,有一定匿名性”的男性比例(64.2%)显著高于女性(41.5%),选择不了解数字人民币的女性比例(23.8%)也高于男性(10.3%),认为数字人民币是“另一个形式的支付宝、微信支付”的女性比例也更高。

  被调查者对数字人民币的了解程度则和学历高度相关。学历越高,不知道数字人民币的人越少,小学及以下学历的被调查者不知道数字人民币的比例高达75%,而硕士研究生及以上学历中,被调查者认为数字人民币是“数字化的现金,有一定匿名性”的比例高达68.5%。

  相比于现有的支付工具,数字人民币的最大优势与特征之一是“双离线支付”,即交易双方在没网的情况下也能够支付。但对于这一优势,超过半数的被调查者并不知晓,比例达到59.7%。

  其中,男性知道这一功能的比例达54.7%,而女性则有71.1%都不知道数字人民币可“离线支付”。

  知道数字人民币可以“离线支付”的比例也随着学历的增加而增长,硕士研究生及以上的被调查者有56.2%知道数字人民币可“离线支付”,而小学及以下的被调查者则有75%不知道。

  另外,在知道数字人民币具有“离线支付”功能的被调查者中,69.3%的人都认为,数字人民币是“数字化的现金,有一定匿名性”,该比例在不知道的被调查者中则只有39.5%。

  逾半数认为数字人民币是为了顺应时代发展潮流而推出,24%认为是为了打破支付宝、微信垄断

  2014年央行数字货币研究团队成立伊始,从概念到试点,从理论到实践,中国的央行数字货币已走过六载春秋。而近期声势浩大的苏州双十二数字人民币红包试点,更添将近之感。

  在澎湃新闻给出的四个选项(详见图8)中,51%的被调查者认为,数字人民币的推行是为了顺应时代发展潮流。

  在苏州,一位熟食店的店员对澎湃新闻记者说:“对于政府、银行的话,也要顺应时代的潮流,要有一些调整,跟进时代的进步,不可能一直就是刷卡,现金现在也已经少了。”

  选择“打破支付宝、微信垄断”和“抵御比特币、Libra等跨国界数字货币”的比例则较为接近,分别为24%和23%。

  此前,部分专家也对澎湃新闻指出,数字人民币推行原因与“打破支付宝、微信垄断”相关。

  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孙扬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, “从实质和专利上分析,目的就是对支付市场彻底洗牌。”

 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副教授王志诚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新型互联网公司利用技术优势占领了支付市场,而大型国有银行这些年也在尝试进入市场,但因为用户习惯等成效不够明显,“目前找到的是数字货币的方式,反垄断是一个助力。”

  他也认为,数字人民币的推行有国际、国内的动因,国际动因是主要的,国内动因是次要的。国际动因在于Libra一旦推出,可能会对其他国家法币有很大的侵蚀性。

  比特币是基于密码学、依托于区块链技术的一种去中心化传输模式的加密货币。2009年由化名为中本聪(Satoshi Nakamoto)的比特币创始人创建。Libra则是由社交巨头脸书(Facebook)牵头成立的管理协会计划推出的无国界数字货币。

  从年龄看,年龄越小,选择“抵御比特币、Libra等跨国界数字货币”的比例越高。

  面对“呼之欲出”的数字人民币,群众具有较强的信心。有55.13%的被调查者相信数字人民币会1-3年内推出,20.72%的被调查者认为其会在3-5年内推出,选择相信数字人民币会在一年内推出的被调查者比例则有14.64%。香港马会神算玄机资料

  “如果要是行的话一定不会很久,比如在苏州试是可以的话,肯定不会压箱底。”在苏州数字人民币红包试点的走访中,苏州市民李女士对澎湃新闻记者说。

  从年龄上看,年龄在45-55岁的人群对数字人民币在短时间内推出最具信心,有81.7%的人相信会在3年内推出,55岁以上的被调查者则最为保守,相信会在3年内推出的比例只有54.2%。

  穆长春指出,微信、支付宝和数字人民币不在一个维度上,微信和支付宝是金融基础设施、是钱包,而数字人民币是支付工具,是钱包的内容。

  尽管如此,数字人民币钱包的出现,或将会对“二分天下”的支付体系产生冲击。

  问卷结果显示,大部分被调查者并未试过数字人民币,蓝月亮开码结果,没有用过数字人民币但猜测其体验感和支付宝、微信支付差不多的被调查者占据49.24%,几乎占一半。只有11.59%的被调查者使用过数字人民币,其中,认为“数字人民币支付和微信支付、支付宝体验感没有差别”的人占40.98%,而认为“支付宝、微信支付更好用”的人也有40.98%。

  从年龄看,25岁以下“没用过数字人民币,但觉得应该差不多”的被调查者占比最高,而55岁以上这一比例只有16.7%。值得注意的是,55岁以上“没有用过数字人民币,但认为数字人民币更好用”的被调查者占比高达41.7%,远远高于其他年龄层。

  在互联网使用中。“隐私安全问题”总是备受关注。调查结果显示,71.43%的被调查者在使用支付宝、微信支付的时候会有隐私方面的顾虑。

  根据问卷数据,45-55岁的人群最为看重隐私安全,其有83.7%比例的人在使用支付宝、微信支付时会有隐私顾虑,25岁以下则占比最少,为61%。

  而对于数字人民币,其特征是“可控匿名”,意思是具有一定匿名性。对这一特征,44.57%的被调查者选择相信,不清楚这一特征的被调查者则有40.38%,选择不相信的被调查者有15.05%。

  一位银行从业人士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:“怎么可能匿名,谁来控,控的人就有超级权限。”

  年龄越长,相信数字人民币能可控匿名的被调查者占比越高。55岁以上相信可控匿名的比例高达83.3%。

  从学历看,硕士研究生及以上学历中,不相信数字人民币能可控匿名的人群比例最高,达到33.8%,而小学及以下学历的调查者选择该选项的人数为0。

  若数字人民币推出后,消费者或许会面临用数字人民币支付还是支付宝、微信支付的选择难题。42.59%的被调查者表示会同时使用这些支付方式,26.05%的被调查者认为要看情况,24.33%的被调查者选择用数字人民币钱包代替支付宝、微信支付,只有7.03%的被调查者明确不会使用数字人民币钱包用以替代支付宝、微信支付。

  从问卷结果看,年长者对数字人民币的使用意愿明显高于年轻者,55岁以上选择“使用数字人民币替代支付宝、微信支付”的被调查者比例高达37.5%,而这一比例在25岁以下的人群中只有7.3%。

  不过,澎湃新闻在实地街采中,有多位受访者则认为,年轻人对数字人民币的接受会更快一些。一位58岁的苏州出租车司机对澎湃新闻表示:“我已经年纪大了,这种东西我也搞不清楚,我以前支付宝、微信都不用,现在大家坐车都付这个才没办法去用。年纪轻去搞搞,年纪大了才不去搞这些。”

  硕士研究生及以上学历中,选择“同时使用”的被调查者占比最高,为45.4%,这一比例在小学及以下学历中占比只有25%。值得注意的是,选择“不会使用数字人民币钱包代替支付宝、微信支付”的被调查者在研究生及以上学历中的比例也是最高的,达到14.6%。